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_威尼斯人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官网_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旅游 时间:2018-02-10 浏览:
美国人理查德·西尔斯,因为喜欢汉字,萌发了汉字字源输入计算机的想法。为了完成这个心愿,他花了20存下的30万美元积蓄,建成了汉字资源网站,可供全球免费查看

他年轻时,是一心想逃离家乡的美国叛逆少年,他年老时,是租住在10平方米陋室的失业老人。

几十年的时间,他散尽毕生积蓄,只一心要待在中国,结果和老婆离了婚,还丢了好几回工作,甚至差点去阎王殿报了道……

就是这样一个“失败”、穷困潦倒的美国人,竟然为中国做了一件最该由中国人自己做的事!

他就是理查德·西尔斯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(图自“德国优才企图”,下同)

1950年,他出生于美国西部俄勒冈州的小城,这是一个平凡的家庭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
抱着橄榄球的小理查德和家人在一起

父亲的教育方式有些特别,一方面对他的管教很严:禁止开车、约会、参加party。另一方面,父亲又允许他,做一些其他孩子不能不敢做的事,比如让他用化学品制作“炸弹”,让4岁的他,从一条狂吠的恶狗旁走到街尽头,同时也教会他正义、自我保护与勇敢,六岁时,街坊有五个小孩一直陵暴他,爸爸就让他和他们打架,否则不让他进家门......

父亲培养了他的勇气,正是因为这样的勇气,彻底改写了他的人生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家乡的一切都让他感到很无聊:全部是白种人,全部讲英文,全部是基督徒。

他觉得世界上有两种人,一种人埋头工作,对世界不感兴趣;另一种人希望能理解全世界。而他想做后一种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严厉的管束提供了他反叛的动机,勇气的培养又铸成他反叛的力量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大一时,他就读于南俄勒冈州大学,离家并不远,可大一刚结束,他就直接从学校去了大城市波特兰,当父亲得知时,他已经在波特兰大学注册了。

在经历短暂的躁动和喧闹后,大多数人会回归平淡,而他是个例外,开始不断地远行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中学时期的理查德 · 西尔斯,父亲从小对他严格管束,摔跤是父亲允许并鼓励他做的少数事情之一。

为了看到更广阔的世界,他决定要再学一门外国语言,他最终很另类的选择了汉语,因为,他发现,全世界有20%的人说汉语,仅有8%的人在说英语,他很想知道,这占了地球大多数的,东方人的的思考是怎么回事?

当时中美还没建交,在他父母看来,中国是个封闭、可怕的地方:你是疯子、有精神病的嬉皮士!你去了,命还会有?可他却丝毫不愿意妥协。

为逃跑,他甚至和父亲打了一架,1972年,他靠洗盘子攒钱,买了一张单程机票,之后登上了波音707客机,经过 14个小时的颠簸,就这样飞去了中国台湾,学汉语。

勇气是一瞬间的闪念,勇气也是一辈子的执念,那时的他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会为中国汉字沉浮半生!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身无分文来到台湾后,他一边靠教英语赚钱,一边学习中文,他在台湾的生活很拮据,因跨国长途话费太贵,与家人联系只能靠每月缓慢的书信。他曾对父母说:如果我有一台电视的话,学习汉语会更快些。

没想到,原本不支持他的父亲,竟特地寄来一些钱,支持他买电视机。

然而想学好汉语,对一个外国人来说谈何容易?汉字笔画之间好像没有任何逻辑关联,象形文字让他吃尽了苦头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为学好汉语,他探索了很多方法,他曾亲手制作了上千张中文卡片,可是他发现:汉字是由许多笔画组成的,去死记硬背这些汉字,对他来说太难了。之后,他生活在台湾都四十岁了,可他还是一个“汉语文盲”,虽可会话,却“不识字”。

“不行,死记硬背不行,必须找到规律。”西方人相信科学,再古老的东方文字,也一定有它的来源规律,要用科学的方法,去看汉字真正的历史,要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。  这样就可以通过理解字的原始意义,和原始形状来理解汉字的演变。

实在每一个汉字,都是合理的,每一个汉字,都一定有故事。

他陷入了对汉字痴迷的无底洞,整天会对着汉字发呆。之后,他萌发了将汉字字源,输入计算机的想法。他为此做了一些研究,但还没有真正行动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直到1994年的一天,他和一个朋友正在聊天,突然呼吸困难,一下子晕倒在地,突发心脏病,一度病危,他回美国做了四次手术,心脏中有四个搭桥、三个支架。

然后医生告诉他: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年时间。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。那段时间,他每天想的事就是:“明天还能不能活着?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那时他说: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天,我要打电话,跟朋友们说再见了;如果还剩四十年呢?坦白地说,我会蹉跎 10年。可如果知道只能活一年,365天,我决定了:即刻开始电脑化《说文解字》。这样即使死,也无憾了!

他说的坚决,可他的美国朋友们都不信,“美国人去做中文的电脑化,还是从无仅有的第一个!”

出院后,他留在美国,先是在硅谷找了份工作。然后在唐人街租了间最便宜的房子。

可将字源电脑化这件事,之前完全是空白,学界认为没必要将这些资料上网,搞网络的人也不会对这件事感兴趣。他只能凭自己一点一点去摸索。

美国老头千金散尽 做了一件中国人该做的事


更艰难的是,中国汉字数字化工程,对他来说就是资金的无底洞。